卡利俄珀

万福啊,吉祥子!愿你荣光,愿你昌盛!

迦迦子粉嫩的脚底……难怪会招虫子。

参加黑公主选婿大典的迦尔纳。天涯论坛截图来的。正如这位大大所言,一开始他就是很单纯地跟着难敌来了,而且觉得哪里都很有意思,看到大弓更是打从心底感兴趣。他可能就是一种孩子游玩的心态,见到自己一直钟爱的弓箭就跃跃欲试了。但在受到难敌命令之前,他因为自知身份不如而克制着。这段可以看出他在好胜心和自尊心不受冒犯时是很温良的人,他甚至告诉难降爱慕别人的妻子是不礼貌的。他没想过娶黑公主,也并非原作那样狂妄之人,而是谦和好相处的。但沙恭尼和难敌不无挑拨意味的话使他无辜受辱。我认为这段黑公主确实做得非常过分,毕竟迦尔纳和她没仇,真没必要说那么难听。我甚至不能认同她也许是口不择言,因为若不是心中如此认定,是不会脱口便说车夫之子的,可见她确实存在很强的种姓观念。拒绝可以有很多种方法,而且她确实有资格拒绝求婚者,哪怕是难敌亲自上场,她也有权不嫁。撇开奎师那的话不提,她的国家强大,就算真的要嫁,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的(我相信木柱王不会把她嫁给哪个小国),选婿大典本来就有政治因素。但迦尔纳不懂这些,他天真地认为自己是在帮助朋友,同时证明自己,殊不知自己被卷进朋友的欺骗和舆论的漩涡。而且他不知道,他所说的黑公主侮辱了所有不靠出身而靠努力的人,别人却不认同他的话,因为和他一样的苏多在忙着安分守己,和他不一样的刹帝利在忙着避嫌,他其实只能代表自己一个人,黑公主的话也只刺伤了他一个人的心。所以这里我是同情他的,像同情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那样同情他。

当我回过身时,小狗还在那里。

我的爱人啊,为什么要逃避我?难道我不曾使你尽兴?且留下来,这里的美酒足以使你消除所有的疲惫。我已备好一切你所喜悦之物,用以使你忘记一切忧愁。且抛开那些沉重的事务,接受我对一位大武士的款待,就像因陀罗也乐意去参加人间的宴会一样。

全知全能的主苏利耶啊,你看我的丈夫多么美。他刚刚从恒河沐浴回来,丝绸做的衣服在他身上也如同蝉蜕。

主苏利耶啊,我为什么不是男子,好在战场上陪伴我丈夫左右。赐我一个恩典吧,哪怕只能为他驾车也心满意足。

我放图!!!

索性学着原文那样印度式地污一回好了,但是文字版惨遭屏蔽,图片再不行就没辙了。

我放您在心上,如同您神圣的的祭坛接纳我。

我已将双手清洗干净。神啊,请接受我供奉的肉和葡萄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