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利俄珀

万福啊,吉祥子!愿你荣光,愿你昌盛!

般度爸爸是美人呢!

大公主灌顶的时候。这大概是迦迦子笑得最开心的一次,也是妈妈洗笑得最纯粹的一次。甘陀利旁边的人好像是杜莎罗(她真漂亮我喜欢她)?

化淡妆时感觉十分高贵的贞信太后。

你的鲜血在大地上铺开一床温热的毯子。然而当我想要躺进去时,它已迅速变得冰冷。可那仍是我唯一的归所,正如你行使丈夫的权柄,令我伏在你宽阔的胸膛上。

他曾向我行触足礼,我双手触摸他的头顶祝他长生。然而或许我应当向他行礼求他祝我长生。因为我的祝愿并未留住我的爱子,我只得幻想当时我们母子可以换一换。

   我将要像最穷苦的达利特那样用脚走路,因为我儿子已不再为我驱赶马车;我将要像最坚决的婆罗门那样恪守素食,因为我儿子已不再为我狩猎兽畜。我的爱子已经哪里都不在了,然而这世上还有很多马车和弓箭的声音让我无时无刻不想起他。于是今天,无慈悲的神啊,我将要把这些都祭供给你。

娜娜子这身衣服像教书先生23333不过我觉得娜娜子那么圆乎乎的穿欧式大摆裙也一定很好看啦~

我的摇篮曲要唱给谁听呢?我的炸糖球要喂给谁吃呢?那总是搁在我腿上的头颅已经不在了,我被枕过的膝盖却随着车轮的破败而日益发痛。

我越是见你,便越是喜悦我所见的。当你把长着美丽鬈发的头颅搁在我膝盖上的时候,你是最可爱的男孩。

我用橙花、木樨和鼠尾草做一个枕头,用月桂、柠檬和忍冬铺一张床。我用蜂蜜和睡莲的香气熏染衣物。温柔的人啊,请在我怀里安眠。